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人事风向

王明辉“陪跑”24年谢幕,云南白药进入“陈发树时代”?

2023/3/8 11:04:04 0人评论 126302 次

云南白药的“王明辉时代”谢幕了。

作者 | 卢泳志

编辑丨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从一家地方中药公司,成长为千亿市值的药企龙头;从一家单纯的制药企业,转型为消费品企业,云南白药赢得了“中国强生”的美誉。

在此过程中,董事长王明辉居功至伟。1999年进入云南白药,2004年担任董事长,至今已经24年。如今,王明辉这场“长跑”即将结束。

3月6日,云南白药(000538.SZ)发布公告称,王明辉递交辞呈,申请辞去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以及在云南白药及其控股子公司的一切职务。

图片

来源:云南白药公告

王明辉现年61周岁,按照国企任职年龄要求,已进入退休年纪。但其在2017年4月22日被免去云南白药总裁职务,不再保留省属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身份和相关待遇。

如此来看,王明辉可以不受此条要求的制约,而在其《辞职报告》中只是注明为个人原因。

王明辉目前持有云南白药100.8万股,自其实际离任之日起六个月内,不转让持有及新增的云南白药股份。按3月6日收盘价57.77元/股计算,王明辉所持股份市值为5823.2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王明辉辞任,距离他当选当选董事长仅仅4个月。在新董事长产生前,云南白药法定代表人、董事、首席执行官(总裁)董明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陪跑”24年,跑不动了?

一纸寥寥数语的公告结束了王明辉在云南白药24年工作生涯。对于王明辉而言,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在云南白药度过。

王明辉生于1962年4月,研究生,高级经济师。1999年,一纸调令让37岁的王明辉“空降”云南白药,担任总经理。在此之前,他是昆明制药的销售副总裁。

2004年4月,王明辉任云南白药董事长,如今已长达19年;在此期间,他还于2009年12月起担任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

当时,从云南医药行业排名第一的企业副总,到排名第三的云南白药做总经理,对于王明辉来讲可以说是“临危受命”。

据王明辉介绍,那时公司的生产经营进入了瓶颈期,销售显得疲软。在鼎盛时期,云南白药的白药散剂一度卖到几千万瓶,而1999年销量却只有数百万瓶,市场急剧萎缩。

加入之后,王明辉大举改革销售模式,引入“内部创业机制”和“末位淘汰制度”。据王明辉回忆,公司能够保持长期的活力、保持持续的增长,跟这个机制有很大的关系。

有业内人士将王明辉的贡献总结为: 一次再造,两个产品,两次资本运作。其中,企业再造是1999年对白药伤筋动骨般的重大手术;两个关键性产品是创可贴和牙膏;两次重大资本运作是混改和入股上海医药。

在王明辉的带领下,云南白药的总营收从1999年的2.3亿元升至2021年的363.7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69.16亿元,同比下降5.1%;净利润为23.05亿元,同比下降5.94%。

截至目前,云南白药尚未公布2022年全年业绩,但王明辉却选择离去。此时距离他上任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只有4个月,仅为任期的1/9。

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王明辉曾感慨说,当已有114年历史的白药接力棒交到手上,自己只有去跑,跑得好不好是一回事,但他会尽力去跑:跑到我觉得跑不动为止。

现在来看,在“陪跑”云南白药24年之后,也许王明辉想歇歇了,而留给云南白药的路还很长。

改变王明辉命运的男人

24年职业生涯,王明辉的角色曾发生过一次转变。2017年4月22日,王明辉被免去云南白药控股总裁职务,不再保留省属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身份和相关待遇。

这一切都是因为另一个男人的出现。2007年,王明辉和当时福建首富、新华都老板陈发树成为长江商学院同班同学。当时,陈发树就对云南白药产生了“情愫”。

两年后,陈发树顺利参与云南白药股改。2009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提出“清理非烟资产”的战略,这促使时任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的红塔集团决定转让股份。

当时,陈发树准备出资22亿元接手红塔集团所持有12.32%的股权。然而,当红塔集团向中烟草公司发起申请时却被否掉了,随后云南中烟公司和红塔集团公司也表示不同意。

随后双方对簿公堂,直至2014年,云南省高院宣布股权仍归红塔集团所有,红塔集团退还陈发树22亿元本金和760万元利息。

然而,陈发树与云南白药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参与股改失败后,陈发树转而从二级市场上买入云南白药股票,2015年进入前十大股东之列。

2016年,云南白药踏上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新征程。借势云南白药混改,陈发树顺利入局。

图片

来源:Wind

2016年12月30日,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及白药控股签署《股权合作协议》,新华都实控人陈发树以253.7亿元增资取得白药控股50%股份。

随后,云南白药在2018年启动整体上市工作,吸收合并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实现了云南省国资监管由“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变。

混改后,云南省国资委与新华都及其一致行动人均持有云南白药25.14%的股份,并列为第一大股东,江苏鱼跃持有5.95%的股份。最终,云南白药沦为“无实控人”的公司治理结构。

正是由于实施混改,王明辉不再担任白药控股总裁职务,尽管依然执掌云南白药,但不再是“国企人”。

谁将成为继任者?

十年爱恨情仇,陈发树终于如愿。成功入驻后,身为联席董事长的陈发树带领云南白药开启投资模式。

2020年,云南白药买入腾讯控股、小米集团、恒瑞医药、贵州茅台等多只股票。得益于此,云南白药当年实现净利润55.11亿元,其中投资收益高达26.18亿元。

与此同时,云南白药的理财资金增长迅猛,炒股资金尤甚。据悉,云南白药动用炒股资金累计超两百亿元,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10.39亿元、138.34亿元和106.87亿元。

2021年,陈发树遭遇“滑铁卢”,云南白药全年因此亏损近20亿元,其中云南白药投资小米集团亏损超14亿元,是其亏损最大的一只股票。

2022年11月,云南证监局下文要求其整改,直指其存在公司治理不规范、内部控制不完善、财务核算不规范等问题。  2022年底,云南白药宣布不再在二级市场新增股票投资。

但2022年三季报显示,云南白药仍在因为投资炒股亏钱。截至去年9月30日,云南白药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7.52亿元,较2021年三季报的-15.5亿元同比收窄约51%。

云南白药表示,主要是公司持有的证券、基金单位净值变化产生。不过,相比上半年-4.17亿元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其炒股亏损依然在扩大。

图片

来源:企查查

与其说陈发树改变了王明辉的命运,倒不如说是他改变了云南白药的发展轨迹。在王明辉离职后,有业内人士猜测,云南白药即将进入“陈发树时代”。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次暂代董事长职务的董明也有可能成为继任者。作为华为“老臣”,董明于2021年上任云南白药首席执行官;2022年12月27日,从王明辉手中接过了云南白药法定代表人的身份。

由于炒股巨亏,有人戏称陈发树“带坏”了云南白药;而董明自从上任以来,开始带领云南白药进行创新与变革。

云南白药在2021年年报中称,在公司董事会领导与授权下,云南白药新CEO董明先生带领高管团队进行了由营销扛旗到数字化、研发、资本、营销等四轮驱动的迭代升级与创新变革。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