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人事风向

商管IPO申请失效、债务寻展期,万达悄然裁员:有员工称已拿到补偿方案

2023/5/12 14:54:34 0人评论 161308 次

万达集团此次裁员涉及商管、地产、影视等业务部门。

来源:时代财经

王健林庞大的商业帝国,又显露出了一丝裂痕。

5月9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指出,大连万达集团正在与中国内地的主要银行就一项“loan relief plan”(贷款延缓计划)进行谈判,期望能允许大连万达集团延期一部分境内贷款的本金还款期限,因为该集团正面临流动性挑战。

根据计划,大连万达还正在寻求为今年到期的全部境内贷款进行再融资。其中,中国工商银行是万达谈判的债权人之一。针对上述消息,万达证券部门对时代财经称“不方便回应”。

IPO后延、债务展期的重压之下,万达集团悄然开展了裁员计划。“5月份过后,各区的商管业务部门已经开始优化了,我也刚签了字。”一名万达商管员工对时代财经称。

短债激增,万达寻求境内债务展期

自今年4月起,王健林与他的万达系接连遭遇了一系列波折。

由于珠海万达商管被指未能在2023年5月8日完成赴港上市,大连万达集团境外总计13亿美元的三笔银行贷款一度出现触发提前还贷的风险。4月22日,万达方面表示,与银团参贷行达成贷款豁免申请,暂无触发还贷风险,并将合同约定的上市日期调整为2023年11月30日。

随后,4月25日,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珠海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显示失效。这已经是珠海万达商管第三次招股书失效。2021年10月21日、2022年4月22日、2022年10月25日,珠海万达商管先后三次递表港交所,均以失效告终。

事实上,万达集团内部早在4月21日召开了高管会议,王健林坦承珠海万达商管IPO目前遇到了阶段性困难,并表示万达绝不会躺平,更不会破产。万达集团方面回应时代财经称,目前证监会还未批复珠海万达商管上市申请,但港股IPO事项仍在有序推进中。

不过,截至目前,珠海万达商管尚未在港交所重新递交招股书。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对时代财经指出,如果要在年底完成上市,珠海万达商管最迟需要在6月底重新递交上市申请,更新截至2023年3月31日的财报。

上市后延,如今万达再面临债务展期。根据计划,大连万达正在寻求为今年到期的全部境内贷款进行再融资;另据此前彭博社报道,4月下旬,万达方面回复投资者关于是否有任何贷款违约或展期时称,早在去年就已经有针对单一信托贷款进行展期。

根据企业预警通平台,今年万达系有两笔本金合计7.5亿美元的到期债券,同时还有9笔本金合计达243亿元的境内债券将于年内到期或行权。

近期,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披露2022年债券报告。2022年,大连万达商管实现营业收入493.14亿元,同比增长4.7%;归母净利润123.01亿元,同比下降7.46%。

债券报告中,大连万达商管的若干债务指标出现弱化。截止2022年期末,大连万达商管总负债2988.7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同比增加948.74%至50.4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同比增长304.12%至687.67亿元。对于短期负债的变动,大连万达商管解释称是因为流动资金借款增加,以及因珠海商管投资人本息重分类所致。

同时,大连万达商管现金加速流失。期内货币资金同比下降49.75%至217.11亿元,主要是偿还有息负债本息以及预付万达地产集团在建广场股权转让价款;应收账款和应其他营收款均有不小增长,后者上涨242.65%至248.76亿元,同样是因预付万达地产集团在建广场股权转让价。

截至2022年期末,大连万达商管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下降至196.32亿元,尚不能覆盖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5月5日,评级机构穆迪下调大连万达商业评级,称因为其流动性缓冲减少,融资渠道减弱,对万达商业流动性和治理风险表示担忧;惠誉同样将万达商管和万达香港的评级列入负面评级观察名单,不过其认为万达商业仍有足够的资金来偿还短期债务。

万达商管启动裁员,多板块遭“毕业”

随着对赌与债务的链条愈发紧绷,万达集团也在通过裁员来缩减开支,缓解现金压力。

最为庞大的商管业务首当其冲。时代财经从多方了解到,近期万达商管各大区域均不同程度地开展人员优化计划。

万达商管员工李明提供的内部通知显示,早在4月份,万达集团就计划在人力行政方面开展管控计划,总部、大区本部、城市公司本部编制内人员只进不出,暂时冻结招聘及晋升;对各级单位临时超编人员进行优化、调整,不留冗员;大区本部、城市公司削减储备人员;单店复合用工比例由25%提升至40%,倡导员工一专多能。同时,严控人工成本预算,对年度净租金收益小于300万的广场,加大人力行政费用优化。

在某职场社交平台上,有用户发帖表示原本已在五一前拿到万达商管offer,但人事于近期解释称因万达实行缺岗不补岗的新政策,因此取消了入职安排。

李明亦在5月初收到裁员通知,目前其已签定劳动合同解除协议书,补偿方案为n+1,“越早走越有可能拿到赔偿。”据李明了解,万达各地商管部门都在缩编,其所在城市公司便优先裁撤营运、工程、物业等业务口人员。

作为万达商管东区一名营运经理的王馨,同样在裁员名单中,“这波裁员中,营运经理是重灾区,尤其在一些10万方体量以下的万达广场项目。”

有万达商管项目人员则告诉时代财经,目前项目仍在正常的开业筹备期,未收到裁员消息。不过,该人员透露,今年总部下发的营运指标越来越严格,大多数单店都完不成,“如果指标没完成就会扣绩效工资,相当于变相降薪。”

另据了解,万达集团此次裁员还涉及地产、影视等业务部门。万达地产营销口员工张萌称,5月开始,该区域已启动成本、设计岗位裁员,据其了解,接下来或还会开展区域合并等动作。此外张萌透露,自去年7月开始,公司缴纳的社保部分已停缴。

“现在办公室都在讨论裁员毕业的事情了,感觉就是一两星期的事了。”张萌称。

(除黄立冲,其他受访者均为化名)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