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字节跳动重整游戏业务:卖给腾讯两个二次元游戏,找来HR负责人接管

2024/3/16 11:24:24 0人评论 45558 次

为了给迷失的游戏业务找到新的方向,字节跳动派出了张一鸣智囊团的重要人物华巍,他被视为这家互联网巨头的组织和机制建立者之一。

来源:时代财经

经历了“大裁撤”的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又有了新的变化。

3月14日晚间,时代财经获悉,字节跳动发布全员邮件,并表示在经历战略定位的调整后,公司游戏业务将回归“孵化状态”。下一阶段,游戏业务的核心是耐心的做好稳定经营,按照符合行业发展规律的方式,有使命、有愿景地保持探索。

为满足这一目标,字节跳动也对游戏业务的组织架构进行了相应的调整。游戏业务负责人变更为公司HR部门负责人华巍,管理UGC、沐瞳和朝夕光年,原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将转岗至公司财务部。该消息得到朝夕光年相关负责人确认,并指出这是正常的人事调整。

与此同时,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旗下部分在研游戏已被腾讯接手。具体包括深圳引力工作室的二次元战术竞技项目(S1),以及江南工作室的二次元开放世界项目(J5),二者合并成立萨罗斯网络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并入到腾讯光子工作室群。

而据豹变报道,被认为是字节跳动自研游戏中首个“爆款”的类DNF手游《晶核》也已经找到买家,买家为出海游戏公司FunPlus(趣加),预计在2025年完成转接,相关人员将base上海。

对于这两条项目出售的消息,字节跳动方面未予回应。而在此之外,字节跳动旗下还有大量游戏项目的出售没有确切消息,如已上线的游戏就还有《星球:重启》和《航海王热血航线》。

也就是说,目前字节游戏3个游戏项目已成功卖了出去,还有部分项目在售,但进度不一。而留下来的部分开始经历调整和重组。

但跟最初传言不同的是,字节跳动此前重金收购而来的游戏公司沐瞳并未被出手,朝夕光年下也还依然保留了部分项目。从这个角度来讲,字节跳动的游戏之路仍未结束。

自2023年11月有消息传出字节跳动将剥离游戏业务以来,市场就对其旗下游戏项目的归属保持着长期的关注。随着多款游戏的成功出售,以及组织架构调整的落地,这场风波终于迎来终局。

腾讯抓走二次元

腾讯与字节跳动商洽游戏项目收购事项已有一段时日。

早在1月初,就有消息称朝夕光年正与腾讯谈判出售多款游戏。涉及出售项目的团队分散在上海、深圳等地。其中《晶核》与《星球重启》两款已上线正以“流水×估值乘数”的估值方式竞价出售,朝夕光年曾为开发这些游戏花去上亿元,但现在不得不进行较大幅度的折价。

不过与市场预料不同的是,腾讯最终并未买下已经上线且表现尚可的《晶核》。第三方监测机构七麦数据显示,该游戏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十停留近一个月。

对此,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认为,一方面,是因为《晶核》表现出来的的潜能不足,上线数月之后,流水和排名迅速下滑,距离腾讯期待的超级爆款有相当差距。“腾讯代理的《DNF手游》也已在年初斩获版号,并迅速开启先遣测试,腾讯没必要将《晶核》买回来左右手互搏。”张书乐进一步分析道。

与之相比,腾讯明显更看重二次元游戏这个品类。此次收购而来的两个游戏项目,一个是二次元题材百人竞技射击游戏,另一个则是二次元题材的开放世界游戏。

“腾讯坐拥QQ和微信两大流量池,曾捧红不少爆款。但真正被业界看作是一个游戏大厂,则是以《英雄联盟》开路,《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双剑合璧之后才达成。”张书乐分析道。

随着玩家对游戏品质要求的不断提升,过去那套依靠流量获取玩家的打法再难奏效。特别是在年轻一代玩家喜爱的二次元、内容型的游戏类型上,腾讯鲜有成功案例。

“事实上,腾讯在这方面现在很‘饥渴’,此前无论是投资游戏科学来扶持《黑神话:悟空》,或者是控股网元圣唐来获得《古剑奇谭》IP,都是想要拥有真正游戏大厂的根本立足之基,即真正意义上的3A游戏大作。但显然这两个IP都会是代表作,却不会是吸金神器。”张书乐说到。

而收编字节跳动旗下游戏项目,则有望让腾讯在更多维度获得继承《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两大爆款的吸金可能。

“一方面,腾讯既可以实现二次元大作的进击,战略性遏制米哈游的追赶,二是战术竞技游戏接棒,让腾讯在电子竞技游戏领域有可能多一个新支点,保持在国内电竞领域的压倒性优势。”张书乐表示。

字节跳动重组游戏业务

与出售的游戏项目相比,更值得玩味的是字节跳动对自身游戏业务的调整。

去年11月,字节跳动对旗下游戏业务进行了大规模的业务和人员调整,并公开回应,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关停。

彼时,曾有接近字节跳动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收缩行动是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许久后作出的决策。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一直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但从现实情况来看,项目的出售情况不算顺利。除上述售出的两个在研游戏和《晶核》之外,还有大量项目的出售没有确切消息。在游戏行业风向转变的这一年,一众游戏厂商对于未来的预期并不乐观,有力承接字节跳动旗下高价项目团队的厂商并不多。

或许正是因此,字节跳动才会对旗下游戏业务进行调整和重组,并在UGC项目之外,继续保留沐瞳和朝夕光年的部分项目。

为了给这个迷失的业务找到新的方向,字节跳动甚至派出了张一鸣智囊团的重要人物华巍,他被视为这家互联网巨头的组织和机制建立者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在加入字节跳动之前,华巍曾在凤凰网负责战略投资业务。当时凤凰网在投资一点资讯和今日头条之间徘徊不定,华巍坚定看好今日头条。但凤凰网最终选择投资了前百度高管任旭阳创办的一点资讯,华巍随后从凤凰网离职,加入字节跳动。

入职后,华巍先是主管战投业务,曾主导了多起投资和并购,如快看漫画、东方 IC。随后,又在张一鸣的建议下,承担起了搭建公司人力资源体系的工作,与张一鸣一道塑造了这家公司的组织管理模式和企业文化,保障字节跳动这间人才“工厂”的持续运转。

2020年,字节跳动曾在8周年之际进行大规模的组织升级,将人力资源负责人调整为梁汝波,华巍短暂离开HR部门重回战略投资,并同时负责总裁办相关业务。但在2021年,随着张一鸣的卸任,梁汝波接任字节跳动CEO,华巍再度接起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与梁汝波一同推动字节跳动的“去肥增瘦”。

而在此次调整中被转岗财务部的严授,于2015年从腾讯加入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2019年随着字节跳动入局游戏业务而成为该业务负责人。在他任内,业内对其褒贬不一,曾为游戏部门争取了更多的自主权,包括建立了新的采购流程、招聘与考核机制,但也曾被业内质疑不懂游戏。

华巍上马后,或许能够帮助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更为平稳,但想要在巨头林立的游戏行业之中站稳脚跟,华巍的压力不言而喻。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