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营收过度依赖单一产品暗藏隐忧,我武生物能否找到第二增长曲线?

2024/3/28 16:53:26 0人评论 7282 次

实控人曾频繁减持“套现”。

出品|览富财经网

作者|独孤青苍

编辑|念可

春天万物生长,花粉会随风飘散在空中,过敏性鼻炎的患者容易对花粉过敏并出现症状。此外,春季天气较干,空气中灰尘较多,也容易诱发过敏性鼻炎。

截至目前,过敏性鼻炎还无法彻底治愈,有效缓解症状成为各方的一致追求。有患者反馈称,医生推荐购买一种“粉尘螨滴剂”进行治疗,售价超过200元。

目前,国内获批上市销售的舌下含服变应原脱敏制剂粉尘螨滴剂,只有我武生物(300357.SZ)一家企业生产,如果想要维持效果,总疗程需要3年。不过对于粉尘螨滴剂的效果,有人表示使用粉尘螨滴剂后症状有所缓解,也有人称并无效果。

同时,览富财经网注意到,我武生物的营业收入过于依赖单一产品,其他产品的销售又暂时没有形成规模,公司的经营陷入“两难”。此前,该公司的实控人还频繁套现。投资者不禁质疑,曾经的“药中茅台”,如今要成落难王子了吗?

过于依赖单一产品

据官网介绍,我武生物是一家高科技生物制药上市企业,专注于研发和生产创新药物(包括疗效确切的中药或天然药物、干细胞药物)或具有同类医药功能的产品、新医疗器械等。

目前,我武生物的主要产品包括粉尘螨滴剂、黄花蒿滴剂、点刺诊断试剂。不过,我武生物的营收和利润几乎全靠粉尘螨滴剂。根据2023年半年报披露,我武生物的粉尘螨滴剂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76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7%。并且长期以来,该公司均是依靠单一产品“粉尘螨滴剂”为公司带来收入,这或为公司的持续发展埋下隐患。

我武生物的产品结构过于简单,虽然毛利率水平堪比“茅台”,历史上增长也较为稳健,但近年来却有连续下降的趋势。2021年至2022年,我武生物的粉尘螨滴剂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96.09%、95.74%。2023年上半年,其毛利率进一步滑落至95.42%。

图片

2023年,我武生物的经营业绩也出现滑坡。根据披露,我武生物2023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约6.74亿元,同比下降3.77%;归母净利润为2.70亿元,同比下降17.44%。对此,我武生物解释称,2023年第一季度公司的经营业绩受到短暂冲击,随着线下相关门诊的有序恢复,第二季度公司的经营情况已逐步好转。

图片

但从历史数据来看,我武生物的说法存在着不小的疑问。其中,我武生物2023年第二季度的净利润明显不及上年同期;并且,该公司历年第三季度净利润都是最高的,2023年第三季度虽然保持了这个优良传统,但相比此前几年的净利润降幅明显。如果第四季度的数据没有明显改观,我武生物2023年的业绩恐怕也不好看。

第二增长曲线在哪里?

对于过分依赖单一产品的问题,我武生物也在想方设法努力改变,希望打破这一尴尬的局面。2021年,我武生物推出了黄花蒿滴剂,该产品主要用于治疗花粉过敏。该公司介绍称,黄花蒿滴剂与主导产品粉尘螨滴剂互为补充,可以为更多过敏性疾病患者提供不同的变应原脱敏治疗药物。

据了解,国内过敏中尘螨和花粉过敏占据着主导因素。相关数据显示,中国花粉过敏的发病率为0.5%至1%,高发地区可达5%。其中,北京地区的花粉过敏患病率达到2.5%。此外,蒿属植物的花粉产量在空气中浓度高,致敏性强。花粉致敏中28.6%为蒿属花粉过敏。

我武生物率先推出的黄花蒿滴剂产品,有望填补这一领域的市场空白。目前,该药品是国内唯一获准上市销售的脱敏治疗花粉过敏性鼻炎滴剂,且治疗的年化费用是粉尘滴剂的6倍。

截至2023年6月底,国内暂无其他企业取得该品种的药品批准文号。在花粉过敏治疗领域,我武生物的竞争力仍保持在国内前列水平。

但是,我武生物的黄花蒿滴剂产品对业绩贡献仍然较小。从2022年业绩报告来看,该产品实现的营业收入仅为830.58万元,虽然营收同比增长126.17%,但营收占比却只有0.93%。

图片

实际上,我武生物多次在业绩报告中指出,黄花蒿滴剂产品的规模化销售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公司在一段时间内仍将面临主导产品较为集中的风险。

实控人曾频繁减持“套现”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我武生物的实际控制人还曾频繁减持“套现”。

2022年6月14日,我武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胡赓熙直接持有公司5415.0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0.34%。因股东个人资金需求,胡赓熙计划自公告披露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即2022年6月18日至2022年9月17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047.17万股(含本数)。

2022年6月20日至6月27日,我武生物的实际控制人胡赓熙连续6次减持大量股份,累计减持股数达到1045.2万股,占其直接持有股份比例达到19.3%,累计套现金额达到5.01亿元。2023年,胡赓熙的减持行为有所收敛。

我武生物实控人频繁减持,似乎对公司的未来发展缺乏信心。不仅如此,我武生物十大流通股东也有减仓操作。

截至2023年9月底,我武生物十大流通股东中的全国社保基金一一二组合、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广发稳健增长基金、招商国证生物医药指数分级基金均对该公司进行了减仓,环比减仓幅度分别为2.25%、12.7%、2.56%、0.89%。

图片

公司实控人信心不足,十大流通股东纷纷“减仓”,我武生物的普通投资者更是“苦其股价久矣”。

自从2021年1月触及历史高点(97.34元/股)后,我武生物的股价已经连续调整了三年有余,期间一直处于震荡下跌的走势之中,虽偶有反弹却都无功而返。至今累计跌幅已达73.87%。

图片

如此看来,我武生物所面临的棘手问题确实很多,显然,这些都会让公司管理层“费思量”。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