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

宝众宝达涉创始人婚外育:业绩承压分红超4亿,非婚子女也得股权

2024/4/1 16:14:16 0人评论 1271 次

除了行业下行带来的压力,有关于实控人股权回复引起的热议似乎也让宝众宝达倍感疲惫。

来源:贝多财经

3月3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江苏宝众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众宝达”)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当下,该公司的审核状态已处于“中止(财报更新)”状态。

截至目前,宝众宝达尚未更新招股书。事实上,敢于2023年全球植保行业进入“去库存”阶段时冲刺上市,宝众宝达原本就勇气可嘉。前不久,该公司还针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首轮审核问询函进行了回复。

据了解,对宝众宝达的审核问询函共涉及18个问题,包括客户、实控人股权、超产、污染以及收入、毛利率、应收账款等方面。在最新回复中,宝众宝达一一作了解释,不仅披露了最新的营收情况,还连带出已故创始人的“桃色新闻”。

一、“去库存”阶段核心业务盈利能力下降

官网资料显示,宝众宝达成立于2006年,前身是成立于1979年的上海宝达兽药制造有限公司及1988年成立的上海宝众药业有限公司。

人生病需要医疗支持,植物也需要医疗保障,目前,宝众宝达主营业务是为全球知名植保、新材料及制药公司提供定制生产服务,并从事部分动保、医药自主系列产品的生产与销售。

据贝多财经了解,宝众宝达以为跨国植保企业FMC提供定制研发服务而起家,产品包括甲磺草胺、唑草酮、异噁草松等,为除草剂等农药原料。从2016年起,宝众宝达还与FMC就氢氧化锂签订《定制生产合同》,开始尝试进入新能源领域,产品应用于锂电池三元正极材料的制备,后FMC锂事业部独立分拆上市成为LIVENT,与FMC共同成为其招股书中介绍的第一大和第二大客户,这种对单一客户的高度依赖也受到了上交所的关注。

据招股书介绍,在2020年-2022年(报告期内),宝众宝达实现营收分别为8.12亿元、9.08亿元和9.4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3.09亿元和3.2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48.53%、50.08%和47.91%,其中核心业务定制生产植保产品毛利率分别为50.42%、51.17%和48.14,下滑趋势明显。

在最新的审核问询函中,宝众宝达披露,在2023年1-9月,该公司的营业收入为5亿元,较2022年同期下降27.53%;扣非后净利润为1.67亿元,较2022年同期下降29.90%。招股书曾显示,植保产品是宝众宝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收入占比分别为77.43%、73.9%和75.12%。直观的收入数据印证了全球植保行业“去库存”阶段给宝众宝达带来的冲击。

但宝众宝达也进一步指出,2023年以来,植保行业下游客户短期需求偏弱,行业渠道整体处于去库存阶段,主要国际植保领先公司2023年第二、三季度营收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但整体而言,终端种植者的当地用量保持稳定。在全球高度重视粮食安全、人口持续增长的背景下,植保行业在促进农业稳定发展、保障粮食安全中的作用日益突出,农业生产对植保产品的长期需求韧性较强。

二、创始人与总经理育有子女共享家族股权

除了行业下行带来的压力,有关于实控人股权回复引起的热议似乎也让宝众宝达倍感疲惫。

招股书显示,宝众宝达的实际控制人为陈荣、陈华和王琳,陈荣担任宝众宝达董事长,陈华为该公司副董事长,王琳为董事、总经理。陈荣、陈华是宝众宝达原实控人、创始人陈金根的子女,子承父业。但身为总经理的王琳与陈金根并无血缘关系,为何能拥有高达15%的股份?

据相关资料介绍,陈金根去世2019年去世后并未留下遗嘱,上交所针对实控人股权的异常发出问询:“王琳与陈荣、陈华等是否存在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关联关系?陈金根2019年去世后的继承析产经过,各方是否存在争议或者潜在纠纷?”

为了上市,针对创始人陈金根的“私事”,宝众宝达也不得不做出解释。在回复函中,公司明确承认,王琳,是陈金根的“特定关系人”,王晟、陈娇,则是陈金根与王琳所生的两个女儿。

其中,王晟已成年,在国外读书。陈娇尚未成年。股权按照陈荣22.5%、陈华22.5%、胡琴妹女士20%、王琳15%、王晟10%、陈娇10%的比例进行分配。也就是说,宝众宝达创始人陈金根与配偶胡琴妹育有两个儿子陈荣、陈华,还与公司总经理王琳育有一儿一女。

经贝多财经确认,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一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者生母,应当负担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的抚养费。”

在宝众宝达的回复函中,王琳与陈荣、陈华被并称为“陈氏家族重要成员”,自公司成立起即共同参与公司经营,共同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从最终的股权分布来看,对于父亲的外室及子女,陈氏兄弟和家族都选择了接纳。

但在原本逆风而上的IPO过程中出现家庭伦理问题,即使没有纷争,也难免在社会价值观上遭人诟病。

三、理财持有远超募资计划 曾卷入排污案登上最高检报告

如果说桃色新闻在宝众宝达IPO过程的影响是隔靴搔痒,那上交所关于货币资金、资金流水以及污染问题的问询应该能起到虎躯一震的效果。

关于货币资金,审核问询函披露,在2020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宝众宝达购买银行理财产品金额分别为15.2亿元、52.5亿元、25.49亿元和2.5亿元。还进一步解释,为充分利用闲置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在不影响公司日常运营和资金安全前提下,购买了银行理财产品。购买理财产品的交易对手方均为中国银行、兴业银行和南京银行等银行机构,理财产品资金流向主要为同业存单以及债券类等风险较低的产品。

但这样的回复依旧有不少业内人士发出疑问,宝众宝达看起来并不缺钱,公司可以每年拿出数十亿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却不用此资金来发展业务?“很多非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都会购买理财产品,这样的目的是可以有一定比例的稳定收益,但如果拿出巨额资金去购买理财产品,而不是用于主业投资扩产发展,这样的行为投资人显然并不看好,因为公司自身都更情愿花钱买理财,而不用于自身经营发展。”据贝多财经了解,宝众宝达此次IPO计划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9.2亿元用于辽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8000万元用于产业技术研究院项目。

关于资金流向,审核问询函披露,2021年至2023年,宝众宝达共进行了5次现金分红,累计派发4.29亿元。这4.29亿元有约2.92亿元流向实控人陈荣、陈华和王琳三方。其中,陈荣获得1979.5万美元、陈华418.5万美元、胡琴妹372万美元、王琳共获得651万美元。在分红款的主要用途方面,与宝众宝达一样,陈荣和王琳也热衷于购买理财保险。

除了上市募资的合理性存疑之外,宝众宝达的合规问题在以往也显得尤为突出。在审核问询函中,宝众宝达称自2020年以来,共受到9次行政处罚,其中3次是发生在瑕疵房产及超产能生产整改过程中,剩下6次则是环保及安全生产日常环节问题。

宝众宝达的主业是生成除草剂、杀虫剂、杀菌剂等原料药,产生污染的风险更高。据外界消息,宝众宝达曾在2016年因排污案登上最高检年度报告,主要因为2011年至2015年4月期间,宝众宝达等多家公司的危险废物被交给无处理资质的自然人张百锋处置,而后者通过槽罐船将这些危险废物直接排放到大丰境内串场河、兴化市车路河、大营镇境内海沟河等内河中,给当地带来了严重的污染。

2016年6月,江苏省盐城市人民检察院将宝众宝达等公司诉至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其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要求宝众宝达及张百锋依法赔偿受其污染环境行为影响区域的修复费用合计2268万元。随后,宝众宝达不服上述一审判决,向江苏省高院上诉被驳,后于2020年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最终于2021年6月8月支付赔偿款2268万元。

如今,宝众宝达的审核问询函已上传近两个月,上交所目前没有进一步动作,不知这一次的直言不讳的真诚能否让宝众宝达更进一步。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