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雷达原创

佛山富豪庞康财富缩水1360亿,海天味业不香了?

2024/4/17 18:54:26 0人评论 523 次

海天味业遇瓶颈。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胡润全球富豪榜》一年一发,上榜的大佬们总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不久前刚刚出炉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来自广东佛山的富豪庞康正是今年“失意”企业家队伍中的一员。

作为海天味业的灵魂人物,庞康今年以79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183名的位次。相较2021年的高光时刻,庞康的财富在四年的时间里缩水了1360亿元,排名下滑137位。

庞康财富大缩水的原因,与海天味业在资本市场上不像此前那般“受宠”有关。据同花顺iFinD显示,最近三年,海天味业的股价累计下跌60.7%,市值更是蒸发超过3200亿元。

庞康与酱油的缘分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彼时年仅26岁的庞康被分配至佛山市珠江酱油厂(海天味业前身),并很快被提拔为副厂长。在公司的改制下,庞康一步步成为了海天味业的掌舵者。在他的带领下,海天味业一度成为市值脚踩中石化和万科、直逼中石油的“酱油茅”。

不过,2022年海天味业身陷“双标”风波。尽管海天味业后续多番发声进行回应澄清,但这次风波仍给海天味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就连海天味业也在2022年年报中直言,“2022年我们遭遇前所未有的‘舆情’冲击,给我们造成了较大影响”。

翻看公司的财务数据,曾经业绩增长十分稳定的海天味业,近来增长却面临瓶颈。2022年,海天味业出现利润下滑。去年前三季度,海天味业营收利润双降。

对于年近70岁的庞康而言,如何带领海天“满血归来”仍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酱油巨富”庞康,四年财富缩水1360亿

在此次公布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中,68岁的庞康以79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183名的位次,但庞康的财富相比上年缩水了410亿元,其排名顺势也下滑了93名。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在此之前,庞康的财富已连续多年处于不断下滑的状态。时间回拨至2021年,彼时,庞康凭借2150 亿元的财富荣登当年《胡润全球富豪榜》第46名的高位,其排名相较上年更是飞速攀升112个名次。

但自2022年后,庞康的财富便走上了“跌跌不休”的下坡路。这一年,庞康的财富缩水700亿元至1450亿元,排名也下滑21位跌至第67位。2023年,庞康的财富再度缩水250亿元,以120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90名,排名下滑23位。

直到今年发布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庞康的排名直接跌出前180名。据此计算,在2021年至2024年的时间里,庞康的财富累计缩水1360亿元,其财富减少的规模逼近同期京东创始人刘强东1385亿元的财富缩水规模。

庞康之所以可以常年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离不开A股上市公司海天味业的助力。据海天味业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庞康直接持有海天味业5.32亿股股份,其持股比例为9.57%。

值得一提的是,同期位列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广东海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海天味业32.4亿股股份,其持股比例为58.26%。而庞康同时也是广东海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并担任董事职务。此外,庞康通过与程雪、黄文彪、吴振兴及公司另一名自然人股东结成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海天味业。

庞康所积攒的庞大财富,主要仰仗有着“酱油茅”之称的海天味业,因此庞康财富不断缩水的背后,也与其掌舵的海天味业近年来在资本市场上所遭受的“冷眼”逃脱不开干系。

截至4月17日收盘,海天味业股价报收37.27元/股,最新市值为2072.44亿元。据同花顺iFinD显示,自2021年4月18日至今年4月17日,海天味业的股价累计下跌60.7%,市值蒸发超3200亿元。

对于公司股价下跌的情况,海天味业曾在去年11月初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股价涨跌主要是受到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因此与市场大环境密不可分,公司所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经营好企业,让企业恢复到增长曲线上,良好的业绩是对股价最好的支撑。

尽管海天味业近来的市值与此前的高光时刻存在不小的差距,但凭借这艘调味品巨轮,海天味业在今年仍将四位股东送上了《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的榜单之上。

这四人中除了财富高达790 亿元的庞康外,还包括财富达275 亿元的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程雪、财富达165亿元的潘来灿、财富达135亿元的赖建平。不过,四位大佬的排名均有所下滑,较上年分别下滑93名、505名、649名、702名。

“酱油茅”是怎样炼成的?

作为海天味业幕后的掌舵者,庞康为人低调且神秘。就连在海天味业旗下的多个公众号中,几乎都搜不到提及庞康的推文。

公开资料显示,1956年出生的庞康是广东佛山人。而在庞康出生的前一年,佛山当地25家实力卓著、美味悠远、享誉港澳的古酱园谋略合并重组。由于海天酱园是当中影响力最广、规模最大的老字号,这家酱油厂遂以海天命名。在此背景下,海天酱油厂正式组建成立。

1982年,年仅26岁的庞康,被分配至佛山市珠江酱油厂(海天味业前身),并随着酱油厂一路成长。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海天酱油厂在1994年进行了国有企业转制改革。此次改革后,包括庞康在内的员工们成为了企业的“主人”。

2010年,公司再次进行改制,国有30%持股减持退出,员工持股平台也同期回购员工股份退出,公司转制为股份公司,由58名管理层和员工发起设立海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庞康正式成为海天的法定代表人。

回顾庞康在海天的奋斗史,能力出众的他在海天一路升级打怪,从最初的酱油厂副厂长,到之后历任海天味业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务,再到如今庞康爬到了海天味业的最高一级,成为了海天味业的董事长兼总裁。

在庞康的带领下,海天逐渐驶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通过打广告,海天的知名度越来越高;通过引进先进的生产线、兴建更大的生产基地,海天的产能不断扩大;通过组建庞大的销售网络,海天的销售额屡创佳绩……

2014年2月,海天味业成功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登陆A股后,海天味业一度在资本市场上取得十分惊艳的表现。2020年8月,海天味业的市值甚至一度超越中石化、紧逼中石油,创造了酱油身价“贵”过石油的高光时刻。因为在资本市场上的亮眼表现,海天味业也长期被外界冠以“酱油茅”的美誉。

面对市值一度超过万科的海天味业,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还曾表示,“有人说卖房子的不如卖酱油的,我是蛮服气的,我乐意见到这样的结果。原因很简单,如果有一个公司可以满足老百姓的美好生活需求,成为老百姓的首要选择,那这样的公司值很多钱是应该的,我们特别服气”。

不过,2022年海天味业卷入了一场对其影响异常巨大的舆论风波。彼时,海天深陷添加剂“双标”质疑,即便海天对外几度发声澄清,但这起风波仍给海天多年用心经营的品牌形象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在公司2022年的年报中,海天味业也毫不避讳地提到了此次舆论危机,“在这一年里,全球政治经济环境不确定性在加剧,公司经营成本高企的周期在延长,让人措手不及的舆情冲击余波仍未平…… 当种种挑战以叠加效应横亘于前时,我们感知到这可能是数十年来环境最为复杂的一年”。

受此次舆论风波影响,海天味业的业绩和股价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直到现在,海天味业的股价还未完全恢复到“双标”风波之前。

为了顺应消费者对于产品日益强烈的健康化、零添加等需求,海天味业还在2022年年报中提到,以消费者对食品安全、健康、美味、多元化等诉求为出发点,升级存量产品,加快产品推陈出新。趋势产品、经典产品、惠系等多线产品,高鲜、零添加、减盐等功能性产品线组合不断丰富,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海天味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股价上涨还是走低,身为海天味业一把手的庞康却几乎很少减持手中的股份。上市之初,庞康于海天味业的直接持股数占总股本的比重为9.59%;到了去年10月末,庞康于海天味业的直接持股比例为9.57%,仅相差0.02%。

“酱油一哥”业绩承压

正如海天味业所说,“良好 的业绩是对股价最好的支撑”,但海天味业近来交出的财务答卷却算不上十分亮眼,这或许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海天味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

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海天味业共计斩获186.5亿元的收入,与上年同期190.9亿元的收入相比下滑2.33%。雷达财经注意到,其实在此之前的几年时间里,海天味业的营收增速已呈现出逐年放缓的趋势。

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0年至2020年的十一年时间里,海天味业的营收增速始终维持在10%以上的水准。其中,2017年至2020年,海天味业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7.06%、16.8%、16.22%、15.13%,均在15%以上。

但自2021年开始,海天味业的营收增速便开始逐年下滑,先是从2020年的15.13%下滑到9.71%,之后又在2022年进一步下滑至2.42%。去年前三季度,海天味业的营收增速甚至直接转负降至-2.33%。

营收增长遭遇瓶颈的同时,海天味业的盈利能力也亮起了警示灯。自2011年至2021年,海天味业的归母净利润规模始终保持逐年递增的趋势。这期间,海天味业的归母净利润从最初的9.56亿元一路上涨到了66.71亿元。

到了2022年,尽管海天味业仍旧处于盈利状态,但其全年61.98亿元的归母净利润相较上年下滑了7.09%。去年前三季度,海天味业仍旧没能止住净利润下滑的颓势,报告期内录得的43.29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7.25%。

可以作为参照的是,与海天味业同处一个赛道的千禾味业,去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五成达到23.31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翻了一倍多达到3.87亿元。尽管千禾味业的营收和净利润规模不及“酱油一哥”海天味业,但其业绩喜人的涨势却与海天味业形成鲜明的对比。

据海天味业发布的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来自酱油、调味酱产品的收入分别为96.26亿元、18.66亿元,同比分别减少7.47%、5.67%。同期,公司来自蚝油及其他其他产品的收入分别为32.22亿元、26.4亿元,前者同比微增0.34%,后者同比增长19.85%。

若按渠道划分,海天味业目前仍较依赖线下渠道。去年前三季度,海天味业来自线下渠道的收入为166.54亿元,来自线上渠道的收入仅为7亿元。尽管两大渠道的收入规模不同,但两者的营收同比均出现下滑,降幅分别为2.19%、8.74%。

在2022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海天味业副董事长程雪就曾坦言,海天味业的优势渠道仍集中在传统渠道,但随着渠道的多元化,如果不能把这些(新兴)渠道一个个做细,一个个关注,它们会逐步地来蚕食海天的传统渠道。

事实上,当下的调味品赛道竞争仍旧十分激烈,包括千禾、李锦记、美味鲜、厨邦、加加等在内的诸多对手,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海天的市场份额。

对于海天味业的业绩表现,有人向海天味业发起提问,“近两年公司把业绩停滞解释成大环境不好,而众多友商近两年都实现了快速增长,是否是公司在产品力或者其他层面出现的问题?”

对此,海天味业表示,近年,外部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需求越来越碎片化和多元化,行业内竞争加剧,对公司过往积累的优势是一个挑战,因此公司也在应势而变,加快在产品、渠道、内部管理等的全面变革,通过切实有效的变革,重新获得新优势,从而进一步强化企业竞争力。

针对海天味业交出的2023年第三季度报,国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成本压力仍在,盈利能力阶段承压。2023年第三季度毛利率为34.5%,同比-0.7pcts,毛利率有所下滑主因成本压力仍存叠加低毛利其他调味品产品占比提高叠加行业竞争有所加剧。

2023年第三季度,公司销售/管理/研发、财务费用率同比分别-0.3/+0.1/-0.3/+0.8pcts,期间费用率基本保持稳定。2023年第三季度归母净利率21.7%,同比-1.2pcts,盈利能力阶段承压。

去年10月,身为公司董事长的庞康提议回购公司股份,回购的股份拟全部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今年3月,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172.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0.0311%。截至3月末,公司已累计回购股份1353.2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0.2434%,已支付的总金额为5亿元。

庞康接下来能否带领海天味业重新找回当年的势头?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