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雷达原创

“中国硅王”罗立国遭遇财富滑铁卢

2024/4/19 18:43:56 0人评论 612 次

财富潮起潮落。

雷达财经出品 文|莫恩盟 编|深海

凭借一手打造的合盛硅业,现年68岁的罗立国成功登上《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宁波首富(居住地为宁波)的宝座。

《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罗立国以48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442位。尽管罗立国在一众居住地为宁波的富豪中傲视群雄,但其财富相较2022年的巅峰时期仍缩水了520亿元,排名也下滑了322名。

现如今帮助罗立国实现财富神话的幕后功臣,主要是其于2005年打造的合盛硅业,但其实罗立国创业的第一桶金源自草帽生意,在多年创业的过程中,罗立国还曾进军房地产行业淘金。如今,罗立国已完成了从“草帽大王”到“中国硅王”的蜕变。

不过,由罗立国掌舵的合盛硅业,当下的业绩正面临着一定的压力。据合盛硅业发布的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合盛硅业的营收同比增长8.81%至198.9亿元,但较2021年、2022年同期增速有所放缓合;而合盛硅业的归母净利润指标更是继2022年减少37.39%后,再次于去年前三季度减少52.03%。

与此同时,合盛硅业在资本市场上也经受着一定的考验。据同花顺iFinD显示,最近两年,合盛硅业的股价累计下跌45.71%。在此期间,合盛硅业的市值蒸发474亿元。业绩、股价皆不甚乐观之际,合盛硅业还在去年11月卷入了一起举报门风波。

彼时,曾经在公司担任总经理职务的方红承的妻子,用一封实名举报信将矛头对准了合盛硅业的掌舵者罗立国,直指其以搬迁上市企业为由,要挟浙江嘉兴市政府干预司法,将方红承构陷入狱。随着双方你来我往的举报、回应,这起争端的矛盾至今仍在持续升级。

宁波富豪罗立国,财富两年缩水520亿

尽管不少富豪曾明确表示不愿自己的财富被收录在富豪榜中,但这并不妨碍胡润研究院每年发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都会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不久之前,胡润研究院发布了最新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在今年公布的榜单中,排在中国前十大富豪中的企业家有四个来自浙江,他们分别是农夫山泉的钟晱晱、拼多多的黄峥、网易的丁磊以及吉利集团的李书福。

作为浙商的区域代表之一,今年有46位宁波富豪登上《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其中22位富豪在宁波居住。凭借数量众多的本地富豪,宁波继续位居全球顶级企业家居住地前30城,上榜富豪的数量甚至超过迪拜。

在今年所有上榜的企业总部在宁波或本人为宁波籍的富豪中,网易一把手丁磊以210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首。不过,由于网易总部在杭州,丁磊的常居地也被标注为了杭州。

若以居住地来看,68岁的罗立国则位列常居宁波的富豪之首。今年,罗立国以48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442位,将同样居住在宁波的拓普邬建树、申洲针织马建荣、公牛阮立平、阮学平兄弟、方太厨具茅理翔等富豪甩在身后。

不过,相较一年前,罗立国的财富其实同比出现了下滑。2023年,罗立国的财富高达750亿元,排名高居第187位。与之相比,罗立国的财富在一年内缩水了270亿元,排名下滑了255名。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早在去年,罗立国便已走上了财富缩水的下坡路。时间回拨至2022年,得益于半导体、光伏产业的爆发,罗立国当年凭借1000亿元的财富荣登《胡润全球富豪榜》第120名的高位,排名较上年更是飞速蹿升648名。

但2023年,罗立国的财富便缩水了250亿元,排名也下滑了68个位次。与2022年的高光时刻相比,罗立国今年的财富缩水了520亿元,跌幅超过一半以上,排名更是下滑了322名。

事实上,罗立国的财富之所以可以在宁波富豪中名列前茅,主要与其一手创办的合盛硅业有关。据合盛硅业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宁波合盛集团有限公司、罗燚、罗烨栋、罗立国分别持有公司5.47亿股、1.92亿股、1.79亿股、1055.88万股股份,对应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6.24%、16.28%、15.18%、0.89%。

其中,宁波合盛集团有限公司受罗立国实际控制,罗燚、罗烨栋分别为罗立国的女儿与儿子,罗立国、罗燚、罗烨栋同为宁波合盛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因此宁波合盛集团有限公司、罗立国、罗燚、罗烨栋属于一致行动人。

从公司的管理层架构来看,合盛硅业带有浓厚的家族色彩。据东方财富资料显示,目前罗立国本人在合盛硅业担任董事长一职,罗立国的儿子罗烨栋任合盛硅业的总经理,罗立国的女儿罗燚则在公司担任副董事长职务。

由于罗立国的财富主要来自合盛硅业,因此其财富在近两年大幅缩水,也与合盛硅业在资本市场不太理想的表现逃脱不开干系。据同花顺iFinD显示,最近两年合盛硅业的股价累计下跌45.71%,市值蒸发约474亿元。

从“草帽大王”到“中国硅王”

1956年出生的罗立国,是从浙江宁波走出的乡镇企业家。在罗立国长大的慈溪长河镇,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十里长街无闲女,家家都有编帽人”。而罗立国创业的第一桶金,便来自于草帽生意。

1989年,罗立国辞去令旁人羡慕的国企“铁饭碗”工作,下海成立慈溪市申谊工艺品厂,主业为编制草帽。凭借一顶顶看似不起眼的草帽,罗立国逐渐体会到了在商海淘金的乐趣。1993年,罗立国与香港裕足有限公司合办宁波合盛工艺品有限公司,并在两年后组建宁波合盛帽业。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罗立国的草帽不仅在国内热卖,还远销至美日英等国家。生意最兴盛时,罗立国的草帽日销可达上万顶,年出口创汇数千万美元,罗立国也因此被外界送上了“草帽大王”的称号。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启动住房制度改革。彼时,嗅觉灵敏的罗立国又决定进军房地产行业。通过借力绿城等知名房企,罗立国在千禧年前后合作开发了七里香溪别墅园、集美·岸上蓝山高档公寓、千岛湖比华利度假村、杭州滨江娱乐等多个项目。

除了前述提到的这项产业,罗立国还对硅材料有着浓厚的兴趣。2000年11月,罗立国成立宁波罗宁硅酮制造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宁波格致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主营硅橡胶产品。

五年之后,合盛硅业正式创立,罗立国借此开启了硅基新材料发展之路。在罗立国的带领下,合盛硅业的规模不断壮大。2017年,合盛硅业成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登陆A股的合盛硅业自此又开启了全新的发展篇章。

雷达财经从合盛硅业官网获悉,合盛硅业聚焦硅基新材料、光伏新能源为主要核心业务,并不断进行产业延伸和技术拓展,产品广泛用于航天军工、电子通讯、医疗健康、汽车制造等各个领域。

经过约二十年的发展,合盛硅业如今已成为全球最完整硅基全产业链公司,也是业内唯一同时具备工业硅、有机硅、多晶硅、光伏组件等生产能力的高新技术企业。凭借全产业链与规模协同优势,合盛硅业的工业硅、有机硅产能均处于世界第一,且是多项国家、行业标准的主要起草单位。

不过,在同行业处于龙头地位的合盛硅业,最新交出的财务答卷却难言出色。据合盛硅业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共计录得198.9亿元的收入,相较上年同期182.8亿元的收入实现8.81%的增长。但报告期内合盛硅业8.81%的营收增速,不及2021年、2022年前三季度的123.34%、29.09%的增速。

就在公司营收增速有所放缓的同时,合盛硅业的净利润指标也出现了下滑。财报显示,去年三季度,合盛硅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85亿元,相较上年减少了52.03%。

雷达财经进一步梳理发现,其实早在2022年,合盛硅业的净利润指标就已经出现下滑的迹象。当年,合盛硅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1.48亿元,与上年82.22亿元的净利润规模相比减少37.39%。与2021年高达485.52%的归母净利润增速相比,形成强烈的反差。

在去年11月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合盛硅业对于公司去年前三季度所取得的业绩进行说明。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同比增长主要系产品销售数量增加所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是由于产品销售价格的下跌导致。

据合盛硅业发布的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公司包括工业硅、110生胶、107胶、混炼胶、环体硅氧烷、气相法白炭黑在内的主要产品,不论是从环比还是从同比的角度来看,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遭前高管妻子实名举报,罗立国被指“卸磨杀驴”

公司业绩处于低谷之际,合盛硅业还在去年下半年卷入了一起举报门事件。这期举报门涉及的当事人,正是合盛硅业的董事长罗立国以及公司的原总经理方红承。

当年11月12日,一则题为《实名举报浙江千亿富豪罗立国:以搬迁上市企业要挟市领导干预司法、陷害忠良》的举报信,掀开了这起举报风波的序幕。这封举报信的撰写者,正是合盛硅业原总经理方红承的妻子孙丽辰。

在这封举报信中,孙丽辰将矛头直指罗立国,称方红承呕心沥血为合盛硅业服务十年之久,并于2017年10月帮助合盛硅业成功上市。2018年12月,方红承从合盛硅业离职后,罗立国却背信弃义,一直拒绝兑付上市前即已签订协议、给方红承应得的公司股权。

在方红承通过民事诉讼起诉维权后,罗立国还以将公司搬离嘉兴为由,要挟地方对方红承进行打击报复,导致方红承、弟弟方红兴被关押至今。

方红承家属举报信发布后,随即引起上交所的注意,上交所于次日向合盛硅业下达了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为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同日,合盛硅业也发布公告,对公司曾拟变更住所的情况、“水解油”相关情况、公司董事长罗立国与原总经理方红承股权纠纷的情况等事宜予以了澄清。

据合盛硅业介绍,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浙江省嘉兴市,嘉兴生产基地以化工生产设施为主,办公条件有限。随着公司生产经营规模日益扩大,原办公场地已无法满足公司管理需求。为此,公司在浙江省慈溪市购置“恒元广场-A 座”大楼作为管理总部,并将办公地址迁至浙江省慈溪市。

为统一办公地址与注册地址,公司召开董事会,拟变更公司住所地址至慈溪市,该事项尚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之后,为了维持相关资质登记,公司终止执行变更公司住所并取消审议该事项的股东大会。

至于罗立国与方红承之间的股权纠纷,合盛硅业在公告中解释称,此前罗立国为了鼓励方红承能够长期服务公司,与其约定,在满足全职勤勉服务于公司满五年、不损害公司利益、不与公司同业竞争等条件后,给予一定数量股份增值的现金奖励,条件不成就则方红承不享有任何权益。双方形式上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但方红承实际没有支付过对价,相关股权也未过户。

事后,方红承不足两年即从公司离职,且公司经自查发现其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违法行为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因此罗立国认为方红承不满足奖励条件。双方对此产生分歧,方红承于 2021 年4 月向杭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

2022 年 2 月,杭州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书,不支持方红承要求确认股份归其所有的请求,因方红承违约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而裁决解除双方协议;酌情按照实际服务时间裁决方红承享有 40%的权益:要求罗立国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票扣税后支付给方红承,如未减持则以相应金额补偿。

不过,合盛硅业称,目前上述裁决处于执行阶段,罗立国已向法院提出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法院尚在审查之中。

对于方红承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一案,合盛硅业还表示,2022年11月,公司从公安机关获悉,方红承因涉嫌职务侵占已由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并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所涉犯罪行为发生在公司任职期间。

合盛硅业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平湖市人民法院的通知,方红承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一案,将于2023年11月13日在平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合盛硅业澄清公告发布后,孙丽辰再度发文回应称,罗立国在股权诉讼中接连败诉后,于2022年5月28日发布公告,公布“变更公司住所”等事项。2022年6月8日,合盛硅业又发布公告取消原定于6月13日召开关于“变更公司住所”的股东会。也就在6月13日,方红承被传唤并拘留,6月14日被违法“监视居住”。

孙丽辰认为,对于企业住所搬迁如此重大事项,短短11天内经历却经历变化,是因为“罗立国通过公告搬迁要挟市领导抓捕方红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雷达财经注意到,去年12月、今年1月、3月,名为“方红承冤案家属”的公众号又接连发布多篇有关合盛硅业及董事长罗立国与方红承之间纠纷的文章。

尽管方红承与罗立国的这起纠纷目前仍未有定论,但回顾罗立国的创业史,曾有多人与罗立国分道扬镳。据《科创板日报》报道,在2010年入职、公司上市时担任研发中心副主任的曹华俊,以及赵晓辉、罗丽、刘凯等多位已从合盛硅业离职的员工,均发起诉讼讨要股权,并在一审中胜诉。

合盛硅业这出公司一把手与前高管之间的纠纷大戏,最终将以怎样的结局收场?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