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达财经

阿里回归心切,新零售战略生变

2024/2/8 11:43:47 0人评论 14986 次

成为重资产负累的“银泰们”,必然成为阿里巴巴丢卒保帅的弃子。

来源 | 产业科技

年初,自雅虎、软银陆续成为最大股东之后,时隔近20年,马云持股比例超过软银,重回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

马云的回归,无疑给这个正在经历“1+6+N”和组织变革的商业帝国,打了一剂强心针,同时,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战略也将面临新重塑,进入新的变革周期。

最近有消息传出,阿里巴巴正在考虑出售其旗下的百货和购物中心运营商银泰商业。这将是马云回归后,对阿里新零售业态进行的首步改革举措。据悉,目前阿里巴巴可能已经启动出售谈判,并和几家公司接洽,以评估银泰收购的可行性。

这一传闻也引发了市场对于阿里新零售战略的关注和猜测。

十年梦醒

银泰与阿里的合作历史,可追溯到2013年。

2013年的银泰商业,在全国拥有36家门店,包括28家百货店及8家购物中心百货店及购物中心,布局在中国一线及二线城市,是中国最知名的百货连锁企业之一。

同年,银泰实现销售额156.92亿元,同比增长12.6%,其营业收入总额增至45.1亿元,同比增长15.4%;每股基本盈利增至0.53元。

当时,阿里巴巴与银泰共同打造了“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项目,即如今的菜鸟网络。银泰在此项目中投资了16亿元,占股32%,成为了第二大股东。该合作标志着双方开始在物流领域进行深度合作,共同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的新商业模式。

到了2016年,银泰商业发布公告称,接受了阿里巴巴的换股通知。完成换股后,阿里对银泰的总持股比例达到了27.90%,正式成为银泰商业的最大股东。这一举动进一步加深了双方的合作关系,也为阿里在新零售领域的布局奠定了基础。

随后,在2017年,由阿里巴巴牵头,联合银泰董事长沈国军将银泰商业私有化,成为了银泰的控股股东,交易金额达到了约198亿元,为银泰带来了大约40亿美元的估值。

此时,正值阿里巴巴的线上业务取得显著成就,开始转投线下领域布局的初始阶段。私有化后,银泰成为承载阿里巴巴新零售的首个线下业务载体,开始全面融入阿里巴巴的商业生态,担负线上线下零售百货转型升级平台的使命,共同推动新零售模式的发展。

同时,阿里巴巴进行了一系列实体连锁店的收购,包括入股高鑫、三江购物等传统零售企业,以及收购饿了么线上平台,大力推举一种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模式。

在新零售领域的大规模投资,为阿里巴巴的增长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也正是在这一阶段,阿里巴巴的销售额实现了万亿美元的突破。2019年,阿里巴巴更是喊出“五年再造一个银泰”的口号。

在双方合作的蜜月期,银泰参与了天猫“双11”活动,以其线下35个实体店的相关资源支持天猫活动,并为天猫带来了几千个知名品牌的入驻,为天猫的成功落地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在与阿里巴巴的会员系统、商品管理、物流配送等方面的深度融合之下,目前,银泰已在全国拥有超过100家商店和购物中心,在整个实体零售市场拥有了更强的影响力。

同时,银泰还希望借助天猫寻求新的增量。去年,银泰宣布与谦寻、盛珩、纳斯、梵维、蚊子会、构美等多家头部MCN机构联合成立喵客联盟,计划在导购达人化、品牌影响力等探索新的突破。只是到目前为止,银泰的MCN计划并未掀起太大浪花。

整体来看,银泰的线下门店、物流配送体系以及优质的商品服务,与阿里巴巴的线上平台形成了良好的互补效应;其数字化会员系统、商品数字化管理以及云计算等技术手段,也为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战略提供了有力支撑。

通过与银泰的合作,阿里巴巴的商业生态获得进一步丰富,进而快速布局全国范围内的零售市场,提升了其品牌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同时也使阿里新零售模式的可行性得到了验证。

然而,作为实体的零售企业,银泰对阿里巴巴的支持依旧存在极大的局限性,阶段性任务完成后,面临的必然是功成身退。

重估新零售

在最早提出“新零售”概念时,阿里巴巴将其定义为,通过线上、线下、物流等各个商业环节的紧密结合,数字化重构“人货场”。

而在一系列新零售商业布局中,阿里巴巴自行孵化的“新模式”盒马鲜生,凭借其创新的线上线下融合模式、高效的物流配送体系以及优质的商品服务,快速成为阿里新零售的主力业态。

阿里原CEO张勇就曾表示,“银泰与盒马不一样,后者是无中生有,平地起高楼,才顺利完成了人、货、场的数字化重构。前者因为有太多存量,类似于旧城改造。”

相较于对银泰传统的百货业态进行互联网化改造,生来具备互联网基因的盒马,更适合扛起阿里新零售线上线下融合的大旗。

在盒马业务蒸蒸日上的同时,受到电商崛起的强烈冲击,百货业下滑趋势日益显著,银泰面临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

虽然在去年,银泰旗下的杭州湖滨银泰in77购物中心,销售额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创造的银泰历史性地突破,但从近两年整体的业绩表现来看,银泰的财务状况已陷入亏损状态。

特别是在2023年上半年,银泰旗下多家门店销售额下跌,部分老店甚至面临普遍的亏损。如银泰最古老的门店杭州武林银泰店,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较上年同期下跌了6.9%,跌破了10亿;唐山银泰城的营业额跌幅,更是高达37.8%。

面对越来越不理想的回报率,曾经帮助阿里巴巴打下丰功伟绩的银泰,如今已然成为一个负累。

今夕不同往日,如今的阿里巴巴已不再仅仅是一家以电商业务为主的互联网公司,而是从线上到线下全面覆盖,以多元业务驱动发展的综合性互联网帝国。同时,随着消费形式的不断转变,阿里巴巴也正在重新审视新零售战略。

随着马云的回归,阿里巴巴提出了“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的全新战略思考。这意味着接下来阿里的战略重心,将向电商业务、低价市场、线上云业务倾斜,而成为拖累的重运营、重管理、重资产业态将被收缩。

而在此时传出出售银泰,也正符合阿里巴巴眼下整合业务资源、优化新零售结构,从而轻装上阵,着重发展电商业务的战略部署。

不只是银泰,去年饿了么、盒马等阿里新零售业务部分,都曾传出过或将被出售的传言。虽然已被阿里巴巴方面辟谣,但其新零售战略已经进入新的变革周期,已经成为业内对阿里巴巴的最主要猜测。

经历了近10年的探索和发展,阿里巴巴已经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新零售生态系统,在阿里业态中已经占据了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未来也必然是其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而新零售战略也并不可能被边缘化。

随着“三大回归”战略的提出,阿里将对新零售模式和服务方式进行全新的探索,从而进一步深化新零售战略,拓展商业边界。

在这个过程中,成为重资产负累的“银泰们”,必然成为阿里巴巴丢卒保帅的弃子。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