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达财经

“送货上门”的冲击波:快递柜加速撤场,丰巢们困在亏损中

2024/3/12 16:23:16 0人评论 13320 次

在快递柜接收的快递投递量普遍减少的当下,快递柜要盈利更是难上加上。

来源:时代财经

一批快递柜正在消失。

近日,社交平台上网友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深圳福田区的几组丰巢快递柜正在被工作人员从放置点拆除,准备装车运走。随后,数位网友也发帖称自己所在小区的快递柜于近日被拆除撤柜。

在快递新规实施的背景下,快递柜撤柜现象引起了热议。3月1日,新修订的《快递市场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其中明确,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未经用户同意擅自使用智能快件箱、快递服务站等方式投递快件的行为属于违规,情节严重的,将被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于撤柜行为,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官方账号回应称移机属于智能快递柜优化资源的正常运营行为。上述视频中的柜机是位于深圳福田区“一拖三”柜机,为了优化深圳地区丰巢柜机服务,进行一组副柜移机,剩余柜机仍保持正常服务。

丰巢客服也于近期回复媒体称,丰巢快递柜被撤走的原因可能和电路维修、柜机故障或者与物业协商需要更换位置有关,与快递新规无关。

快递柜的撤除与快递新规的施行是否有直接关联尚无法证明,但“一批快递柜撤场”正实实在在发生着。在上述深圳丰巢柜撤除视频的评论下,就有部分网友称早在新规出台前,自己家附近的快递柜就被拆除了。

曾经红极一时的快递柜生意,如今不香了?

新规之前,快递柜就在悄然撤场

时代财经发现,近一年以来,北京、杭州、深圳、佛山、海口等各地确有不少小区发出快递柜撤场通知,涉及菜鸟智能柜、丰巢、速递易等品牌。

上海的张浩告诉时代财经,自己所居住的小区于2月29日(即新规前一天)拆除了多组菜鸟智能柜,如今小区里仅剩两个丰巢快递柜点。这给张浩的快递收取带来一些影响,“我经常出差,动不动就容易超时收费,之前有其他家快递柜还有得选择,现在只能放到丰巢或者另外协商派送时间了。”

北京朝阳区某小区物业发布快递柜撤柜声明,来源:小区物业公众号

2023年10月,北京朝阳区的一家小区物业发布快递柜撤柜声明称,因小区内丰巢快递柜合同到期,结合小区住户使用丰巢快递柜频率较低,丰巢快递柜公司不再续签合同,并将两组丰巢快递柜搬离小区。

也有快递柜品牌虽未完全与小区物业取消合作,但减少了投放的快递柜组数,譬如广东佛山某小区物业便在2023年3月撤除了一组快递柜,保留了2组快递柜。

李兰对快递柜撤场的感知明显,其居住于贵州一个中大型住宅区,小区内分布有16栋住宅楼,住户超4000人。此前,李兰小区内多个活动场地摆放了三至四组快递柜,“巅峰期整个小区至少有20组柜子。”

近一年来,李兰发现小区的快递柜开始慢慢地撤掉,有的活动场地一组柜子都没有分布,有的则仅剩孤零零的一组,整个小区如今仅剩三组左右。随着快递柜减少,李兰平时网购的快递也基本被投递至驿站,近一年来仅有一个快递在快递柜取件,“家附近有三四个驿站。”

驿站挤压、收费争议,“丰巢们”不挣钱

快递柜生意在2015年开始冒头,并吸引了一众资本入局。

根据国家邮政局发布数据,2019年全国智能快递柜投放组数为40.6万组,同比增长49%。其中,由快递企业顺丰牵头,联合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共同创建的丰巢,为行业的龙头老大,在资本助力下开始了高歌猛进的扩张。

彼时的另一快递柜巨头是速递易。2017年菜鸟与中国邮政入股参股速递易,更名中邮速递易。2020年,快递柜市场竞争激烈之时,丰巢收购整合了中邮速递易。

随后,即便有京东、苏宁易购、菜鸟等智能柜品牌零星出现,也仍未撼动巨头位置。2021年,丰巢再次获得4亿美元战略融资,截至当年上半年时已投放超27万组。

但在收费争议、驿站挤压情况下,快递柜这门生意却逐渐变得不吃香。据时代财经梳理,上述快递柜品牌撤场的原因中大多都提到了使用率过低、业务量少。多位受访者便称,近两年小区住户的取件习惯有所变化,如今更加倾向于去驿站取件,“很多都是上班族,驿站取件超时不收费更加友好。”

据悉,丰巢快递柜自2020年起开始对滞留快件的非会员用户收费,超时12小时后收费0.5元/12小时,经过调整,如今为超过18小时才收费。

而“超时不收费”的快递驿站则开始雨后春笋地冒出来,早期尤以菜鸟驿站一家独大,截至2023年6月30日,菜鸟驿站已拥有超17万个驿站;除此外,中通旗下兔喜驿站数量超过8万。

负责末端最后一公里的快递员,如今也不再“青睐”快递柜。

“前几年经常一柜难求,碰上单量多的时候,都得一大早去抢柜子,现在基本不放快递柜了,除非用户要求。”某加盟制网点快递员卢强告诉时代财经,其投递丰巢快递柜的价格大多在5毛以下,一般小格收费3.5毛/件,中格收费4毛/件,大格4毛/件;而投递到驿站则需要5至6毛。

即便驿站费用高于快递柜,但卢强称快递员们都更倾向于投递在驿站,“直接拉货过去驿站就好了,工作人员可以帮忙入库、录入信息,我们也能有时间多派一点件。”卢强还提到,投递至快递柜的话,担心会因为超时收费引起用户投诉,或者需要重新投递一次。

投递量不够,让丰巢等一众快递柜公司陷入亏损难题。

由于需要交高昂的场租、电费以及固定资产的一次性投入和维护费用等,此前丰巢、速递易等快递柜公司便没能实现盈利。

据公开披露数据,丰巢自2016年全面扩张开始就一直处于烧钱状态,2016年-2020年,丰巢连续数年亏损,累计亏损超20亿元。

安信证券曾在报告中测算过单套快递柜成本和收入模型,单套快递柜一年的成本约为16788元,在设置“消费者支付超时费收入”情况下,一年单套快递柜的收入达17800元,实现6%的毛利率,毛利润为1012元。其中,快递员投柜的费用贡献了50%的收入。

在快递柜接收的快递投递量普遍减少的当下,快递柜要盈利更是难上加上。

杭州余杭区某小区物业在2023年2月发布快递柜撤场通知称,鉴于小区内某品牌快递柜合同已到期,且与驿站功能重复,利用率低,对方有意撤场,拟不再进行续签。而有不愿具名的快递公司人士也指出,目前公司在末端主要发力驿站,快递柜不是主要业务。

丰巢等一众快递柜也在尝试增加多元营收业务,通过小程序提供诸如日常家居保洁、空调清洗、社区团购、洗衣洗鞋、物品暂存等功能。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做法“杯水车薪”,核心还是要解决快递柜落地成本高企以及投递使用率不高的问题。

而快递新规的落地或将进一步加速快递柜行业的洗牌。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