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达财经

奥康皮鞋创始人被立案!

2024/3/25 11:14:33 0人评论 7571 次

风雨飘摇之际,“男鞋第一股”又遭重创。

作者 | 徐长卿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证监会的监管之刃,这次悬到了奥康国际头上。

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603001.SH 现为“ST奥康”)3月15日晚间公告,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滔当日分别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 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王振滔立案。消息一出,本就濒临退市的ST奥康股价应声大跌,3月18、19日开盘跌停。目前,ST奥康股价为4.65元/股,总市值为18.65亿元。

奥康的中年危机

上市11年,即将迎来35岁生日的奥康,也没能逃过中年危机。

3月15日的警示函显示,ST奥康不仅在2021年年报、2022年年报以及2023年半年报中,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同时ST奥康在公司资金支付、经销商管理相关内部控制存在缺陷,财务人员存在混同。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ST奥康首次因为信息披露违规收到浙江证监局下发的警示函。

2022年,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关联方奥康集团有限公司,存在通过公司合营方和经销商向公司借款的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时任公司董事长王振滔、总裁王进权、副总裁王晨、董秘兼财务总监翁衡已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屡屡受罚的奥康,背后是从“男鞋第一股”宝座到濒临退市的事实。

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门,愤怒的市民将劣质的温州鞋堆积成一座小山,随后用一把大火将5000多双温州鞋付之一炬。为给“温州制造”雪耻,次年,23岁的王振滔凑了借了3万元成立了永嘉奥林鞋厂(奥康前身),并在工厂写下“质量就是我们的生命”。

1998年,奥康凭借当红歌手韩磊的一曲“穿奥康,走四方”火遍大江南北。也是在这一年,奥康达到了3.78亿元产值,登顶中国真皮皮鞋鞋王的宝座。此后,奥康像是按下了加速键,从2008年到2012年,奥康的营收从10.79亿元猛涨至34.55亿元,表现十分亮眼。2012年,奥康国际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中国男鞋第一股”。王振滔也被外界称为“温州鞋王”。

但随着上市,奥康高速增长戛然而止,堪称上市即巅峰。根据其财报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净利润一路走低。虽然2020-2021年经历了艰难的业绩回暖期,但2022年归母净利润却再度下滑。2022年,ST奥康归母净利润为-3.7亿元,归母扣非净利润更是达到-4.18亿元,这个数字甚至远超其近四年归母净利润总和,这一年奥康还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证券代码戴上了“ST”的帽子。

不过从奥康鞋业1月30日披露的2023年度业绩预告来看,公司归母净利润比2022年同期增长74.31%,但增长后仍净亏9500万元。

在失速的过程中,奥康确实有过努力转型。在年轻化方面,继2014年后签约金秀贤为形象代言人后,时隔八年再度启动“品牌代言人”,ST奥康找来了陈伟霆代言。

在产品方面,从2021年起,ST奥康开始进行产品升级并进军运动鞋市场,与“斯凯奇”、“彪马”等品牌形成合作,进行运动品牌的经营。这或也是2023年ST奥康业绩亏损收窄的一个原因。

当然,奥康的困境也离不开大环境,皮鞋的市场需求在不断收窄。华经产业研究院调研显示,2016—2021年,中国皮鞋产量从46.18亿双下降至35.24亿双。这样的趋势仍在加快,甚至有机构预测到2026年,中国皮鞋行业将收缩至17亿双。板正的皮鞋除了正式公务场合,不再是消费者购买的主要目标,更重要的是,年轻人不喜欢穿皮鞋了。

但对于喜欢多点布局的王振滔来说,这或许不是一个致命难题。

毛利率超90%的疫苗龙头

困于一品独大

鞋业领域只是王振滔商业帝国的其中一环。王振滔布局的不只有皮鞋,还有疫苗、金融、地产等,奥康集团是一家集资本营运、品牌营运、产业营运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产业集团。

2004年,彼时的奥康还在飞速发展中,但王振滔敏锐地洞察到了疫苗行业的巨大潜力,并决定跨界投资成立康华生物(300841.SZ)。2014年,康华生物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上市,这支疫苗成功抢占了狂犬病疫苗高端市场的先机。在2020年6月16日,王振滔二次进入交易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这位"鞋王"摇身一变,成为了狂犬疫苗界的大佬。

上市时,康华生物股票发行价为70.37元,之后公司股价一路飙升,仅仅过了不到两个月,8月4日,康华生物股价达996元/股,距“千元股”一步之遥。康华生物也成为了创业板股价最高的股票。

不过高歌猛进中,康华生物的危机也在显现。2023年前三季度,康华生物营收和利润双降,净利润下滑了24%,达到3.69亿元,股价最高点暴跌了84%,市值缩水到90亿元。

此外,公司过度依赖单一产品,康华生物有两款可以销售的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狂犬病疫苗收入占比高达99.72%,利润比例几乎是100%,堪称是一款产品打天下。

值得注意的是,康华生物在产品研发方面却较为缓慢。2016年至2020年,康华生物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35.52万元、427.4万元、1892.29万和2278.58万元和5825.38万元。2021年康华生物营收12.92亿元,但是只投入了7887.55万元做研发,占营业收入比例为6.1%。

当一个行业十分暴利的时候自然会吸引新的玩家入局,其《招股书》显示,2019年,康华生物的综合毛利率达到94.17%,而贵州茅台酒类产品毛利率为91.37%。这利润堪比茅台的买卖也获得了更多关注,截至目前已有7家企业提交了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临床试验申请,或对康华生物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和销售价格造成不利影响。

康华生物遭减持、质押

“男鞋第一股”面临索赔

从奥康皮鞋到康华生物,用一把火让温州鞋业重获新生,又迅速抓住狂犬疫苗的红利。勇敢果决、有前瞻性,是外界对王振滔的评价。

2006年,欧盟决定对产于中国的皮鞋产品征收为期两年的16.5%的反倾销税。在这场关于中国鞋的反倾销战役中,王振滔第一个跳了出来,为不合理的反倾销税发声。

经过6年的“斗争”,2012年,奥康胜诉,欧盟被判赔偿500多万元诉讼费,并退回六年以来征收与奥康有贸易关系的进出口商的反倾销税。不可否认,王振滔是改革开放后一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民营企业家。

不过,备受质疑的是,当下的王振滔也在忙着变现。

从2021年7月至今,康华生物的股东不断通过二级市场减持。2021年7月20日,在公司上市一年之后限售期满不久,就有持股5%以上股东蔡勇、三明广隶、平潭盈科,和持股3.68%的股东泰格盈科发布减持计划。这其中也包括,2023年,王振滔及其控制的奥康集团将所持康华生物7.47%股权转让给济南康悦齐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套现约5.49亿元。

此外,王振滔此前还质押了康华生物的股权。

根据康华生物2023年10月9日公告,王振滔针对康华生物有三笔质押被展期,3笔质押大约在9月底10月初到期,王振滔将之展期到年末。截至10月9日,康华生物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振滔及其一致行动人奥康集团所持质押股份占持有比例的58.86%,占总股本的17.62%。

另一方面,由于奥康国际被立案调查,投资者索赔已经启动。相比2012年奥康国际上市发行价格的25.5元/股,截至3月20日,ST奥康股价已经跌至4.5元/股。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表示,根据司法解释,暂定在2024年3月15日前买入ST奥康股票,并在2024年3月15日收盘还持有股票的受损股民,可依法索赔;在2022年4月26日到2023年4月25日期间买入ST奥康股票,并在2023年4月25日收盘还持有股票的受损股民,可依法索赔。索赔条件将根据证监会调查结论进一步调整,最终以法院认定为准。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