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

“狠人”何小鹏

2024/3/29 14:47:34 0人评论 2544 次

“小鹏”不狠,地位不稳。

作者丨郭怀毅

来源|亿欧汽车

3月21日,李想的一封内部信让外界看到了理想汽车内部对MEGA出师不利的集体反思。当然,理想汽车并不是第一家因为新车上市出现问题,而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造车新势力。

2022年9月,因为小鹏G9在市场上遭遇了惨败,小鹏汽车的业绩大受冲击。作为公司董事长和CEO,何小鹏也进行了检讨,并迅速调整公司组织架构。

“铁娘子”王凤英风风火火地加盟小鹏,雷厉风行地帮助小鹏料理内外“家事”。持家有道的王凤英在短时间内便肃清流毒,一批高管随之出局。

2022年财报中的12位高管,到2023年9月只剩下了2位,如今两位联合创始人已经拿到了“终身荣誉”,体面离开。何小鹏也从宽和儒雅示人的“大师兄”快速变成了雷厉风行的“霸道总裁”。

迅雷不及掩耳的“整风”并不只是对外,何小鹏对自己的“清算”更引人瞩目。在他看来,小鹏汽车出现的所有问题都是“我”的问题,而不是“我们”的问题。

“实际上就是我,我觉得就是我。”何小鹏的自我批评非常深刻。

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何小鹏在多个公开场合都表达过同一个观点,小鹏汽车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而在这些有问题的人之中,何小鹏自己是那个问题最大的。

凭借着何小鹏对自身的内省,小鹏汽车才有了逆风而行和逃出生天的可能。

根据小鹏汽车2023年的财报,公司在2023年第四季度卖车毛利率不但转正,而且高达4.1%,远超市场预期的1.9%。交付方面,四季度的三个月销量不但都交付超2万辆,而且单车均价突破20万元,比三季度提高0.7万元。

不过,小鹏汽车因为在2023年上半年还徘徊在低谷,所以全年亏损依然高达103.8亿元。

图片

但好在随着G6的上市以及G9的“二次上市”,让小鹏汽车在2023年的交付量和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4.2万辆和30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6.7%和14.2%,并实现全年经营性现金流转正。

小鹏改革初见成效。

何小鹏,对自己再狠一点

“如果一家企业出现问题,问题的核心在谁?就是我。”

2023年12月,何小鹏在一场直播采访中被主持人问到,小鹏汽车过去的问题出在哪?何小鹏并没有甩锅给管理层,而是一个人承担了全部责任。

这样的表态和2023年10月新小鹏G9上市后,何小鹏的表述如出一辙。

当时,有媒体问何小鹏:公司的问题在哪里?

他回答说: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身边的朋友,但是,每当他问到底层的时候,朋友们就不说话了。所以,何小鹏反思的结果就是公司的底层问题“实际上就是我,我觉得就是我。”

那么何小鹏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呢?曾有媒体指出,在造车这件事情上,何小鹏似乎并不专注。

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何小鹏一度将更多的精力都给了飞行汽车,他不但亲自出资成为汇天科技的最大股东,持股60%,而且每周都要去汇天科技的办公室开例会。相比之下,有小鹏汽车员工表示,自己只能在季度大会上才能看到何小鹏一面。

以至于有小鹏汽车员工私下开玩笑称,何小鹏更像是汇天科技CEO,而不是小鹏汽车CEO。

图片

但是随着G9的上市失利,何小鹏马上就卸任了汇天科技董事长一职。

2022年9月21日,小鹏G9正式上市。7天后的9月28日,何小鹏就正式卸任汇天科技董事长职务。

对于这次卸任,虽然何小鹏表示,这样做可以加快工作效率,而且他依旧会和大家分享飞行汽车的最新进展。2024年的两会上,何小鹏提出了两份议案,其中一份还是关于推动飞行汽车应用、助力低空经济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建议。

但是在外界看来,何小鹏卸任汇天科技董事长,无疑是他将精力重新放到造车主业的明确信号。或许正是因此,何小鹏说自己是“断崖式”调整,而不是“渐进式”调整。

当时的小鹏汽车也已经急需何小鹏的一次自我革命了。因为G9的失败,小鹏汽车的业绩明显恶化。数据显示,小鹏汽车2022年亏损91.3亿元人民币,亏损幅度同比扩大87.2%。

在2022年末,小鹏汽车的窘境甚至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何小鹏甚至一度不敢坐飞机,因为经常会收到来自陌生人的鼓舞,“坐一个飞机三四个人跟你握手,说你要加油啊,心情是很难受。”

为了让自己和公司都不再难受,进行了“断崖式”调整的何小鹏开始了对小鹏汽车的重组与革新。

走马斯克的“老路”

如果说何小鹏对自己调整属于“断臂式”,那么反映到小鹏汽车上就是“自我颠覆,二次创业”。这种自我颠覆在近期表现的依旧非常明显,因为就连小鹏汽车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都被“颠覆”出局了。

3月中旬,外界突然发现小鹏汽车官网中,公司核心管理团队出现巨大的变化。作为小鹏汽车的联合创始人,夏珩与何涛“喜提”了终身荣誉。现在的核心管理团队只剩下三个人,分别是董事长、CEO何小鹏,总裁王凤英,副董事长、联席总裁顾宏地。

对于这样的剧变,小鹏汽车对外界表示:“联合创始人夏珩先生和何涛先生将以小鹏汽车终身荣誉顾问身份,继续支持公司发展。”

图片

图源:网络

事实上,何小鹏与李斌、李想的蔚来、理想汽车创始人身份不同,何小鹏最初以投资人身入局小鹏汽车。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何小鹏都没有直接参与小鹏汽车的经营。夏珩、何涛和杨春雷才是小鹏汽车的实际创始人。其中,杨春雷在2017年就已退出小鹏汽车股东行列。

随着三位创始人都退出了核心管理团队,小鹏汽车真正地进入了“何小鹏时代”。

这样的故事简直就是马斯克和特斯拉的翻版。

2003年7月,马丁·艾伯哈德和马克·塔彭宁共同创立了特斯拉。在寻找投融资的过程中,两位创始人和马斯克相识。当时的马斯克已经通过出售贝宝(PayPal)赚取了1.5亿美元,这让他有了充足的资本用来投资。同时,马斯克本人对电动汽车很感兴趣,在艾伯哈德和塔彭宁介绍了特斯拉和盈利模式以后,马斯克就决定投资这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但是,此后特斯拉的财务恶化以及Roadster生产进度不及预期,迫使艾伯哈德和塔彭宁先后离开,马斯克也得尝所愿成为了特斯拉的实际掌舵人,也正是马斯克的一言堂让特斯拉为全球汽车产业拉开了电动化和智能化革命的大幕。

类似的故事也在小鹏汽车上演。曾有媒体报道称,在此前的核心团队架构中,何小鹏希望将更多的权力交给夏珩与何涛,自己逐渐退居二线,做一个董事长就好。

然而形势比人强,政出多门的局面让小鹏汽车内部山头林立,当何小鹏反应过来希望整治乱象时,由他、夏珩、何涛与顾宏地组成的四人决策机制又限制了何小鹏。

“凡是何小鹏支持的,夏珩和何涛都反对。”曾有媒体这样形容何小鹏与夏珩、何涛的关系。

所以,如果何小鹏想让小鹏汽车实现“自我颠覆,二次创业”,四人决策机制就必须推倒重构。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23年1月30日,中国汽车界的“铁娘子”王凤英被“狠人”何小鹏带到了小鹏汽车,小鹏汽车的核心决策机制也从四人演变为五人,并最终变成了现在的三人。

随着决策机制地改变,小鹏汽车的管理层也经历着剧变。

“一年前,财报中的12位高管,现在在任的只有2位。”2023年9月,何小鹏在谈及小鹏汽车的组织变革时,给出了这样一组让外界错愕的数字。

然而,也正是在何小鹏对自己的“断崖式”调整和对公司的“自我颠覆,二次创业”中,小鹏汽车已逃出生天。

图片

“在中国市场上,好像从来没有一款出师不利的车,能够通过二次上市获得成功。”

2023年9月,有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评价上市前夕的新G9,但是洗心革面的小鹏汽车还是做到了。

2023年9月,小鹏G9的销量还只有1390辆,但是到了10月,G9销量直接突破4000辆,11月和12月更是连续突破5000辆。与此同时,小鹏G6在2023年上市后也受到了市场追捧。

这也让小鹏汽车在整个2023年四季度的销量一直在2万辆以上。

受益于此,小鹏汽车四季度正向自由现金流超60亿元,首次实现全年经营性现金流转正。有了这样的业绩基础,让何小鹏有了更充足的底气迎战中国车市的内卷。据悉,小鹏汽车将在2024年开展“以智驾为核心的AI技术”的升级,计划年度智能研发投入35亿元并新招募4000人。此外,在今年4月的北京车展上,小鹏汽车的全新品牌将会亮相。

“狠人”何小鹏打造的全新小鹏汽车,正在“凶猛”驶来。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